大福要红豆馅

FRETO

活着就好了哪来那么多屁事儿啊。

「安艾」长大

剧烈好!剧烈棒

九曲十八河:

梗源自 @大福要红豆馅 太太之前堆的一个楼。现代设定,安迷修是朋友的奶茶店小哥,艾比是高二生。那么,源自于一杯苦瓜奶茶的喜欢呀,你长大了吗?


Pat.1
在中学散学后的这个时间点里,奶茶店的人气总是能够轻松爆棚。少年少女如潮水一般涌入,等奶茶的空隙中三三两两聚作一团开始热烈的讨论,讨论的内容不过就是今天的所作,当红的八卦,新近火爆的游戏。安迷修要做到的就是在叽叽喳喳的背景音里沉心静气,准确且快速的分装好奶茶,再打出招牌笑容把它们送到顾客手上。他不会分心,可这一次是例外。


“请给我一杯苦瓜奶茶。”


少女独有的清甜声音在柜台前响起,安迷修习惯性的应声后把目光投向货架上一排的口味。苦瓜在哪里?不是草莓那边,香草旁边也没有……等等,苦瓜?安迷修瞪大了眼睛,转过身去向少女再次确认。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女孩子们喜欢的口味大多是草莓和香草,偶尔有几位会选择巧克力或者原味。可苦瓜的话,作为一种散发着浓浓苦涩的东西,和代名词是香甜的奶茶互相冲突,真的没有问题的吗?


“您要的,是……是苦瓜奶茶吗?”


“是的,一杯苦瓜奶茶。”


红发的少女对上安迷修略显探究的眼神,显然自己也有些不确定了。低头看了看手机,再抬头的时几乎有些愠怒。


“星期三是会供应苦瓜奶茶的啊!而且喜欢苦瓜的话,有什么问题吗?呆头呆脑的家伙,把你探究的目光收敛一下。”


安迷修没想到自己的目光惹来了眼前少女的不快,连忙致歉后去寻找苦瓜味儿的奶茶。他一向是一个温和的人,同人生气也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当然,那些以欺负他人为乐的恶势力除外。更何况少女的声音很低,只是他们两个能听到的程度,连别人都没有惊动的冲突怎么能叫冲突?充其量,安迷修打包着好不容易从最后一排找到的苦瓜奶茶,抬头看了一眼少女。这么可爱的一位小姑娘,怎么会舍得去和她生气呢?


“您的苦瓜奶茶,今天是我的不对,因为这是朋友的店,被拉来帮忙才几天的时间,难免有些不了解的地方。”


安迷修顿了顿,顶着少女略微有些疑惑的目光,把手里的两杯奶茶送到她面前,


“这杯奶茶就当作我送的赔礼吧,苦瓜味的。”


红发少女显然是还没转过弯儿来,呆呆的接过两杯奶茶,大概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还有安迷修这种把一句话的生气都看做大事,还谨慎的送赔礼的人了吧。她收回手臂,低声的嘟囔了一声“还真是呆呆的。”抬头对安迷修说了一声“谢谢啦。”便转身离开,融入了略染夜色的人流里。
安迷修在她错身的一瞬间记住了她的名字,胸前学生牌上的“艾比”和“凹凸十一中学”。是叫艾比吗?她喜欢苦瓜奶茶啊。安迷修一边收拾着货架,一边胡思乱想。下班时他顺手带走了一杯苦瓜奶茶,奶茶从吸管流进嘴里,接触到味蕾。记忆里苦瓜的涩和苦蔓延开。充斥了整个口腔。原来是这个味道的啊,安迷修站在路灯下,抬起杯子看了看上面的“苦瓜”二字,对于不太喜欢甜食的他来说,倒也不是难以接受,反而苦过之后一丝丝的甘甜到叫他有些沉醉了。或许艾比要添一个同样喜欢苦瓜奶茶的朋友了,他这么想。


Pat.2
之后的几天,安迷修一直留意着艾比的身影,可是每次到关门的时间她也没有出现。只有在有苦瓜奶茶的星期三,她会早早的来到店里。安迷修现在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苦瓜奶茶,他把它调到了草莓和巧克力的中间。打包的过程中听到艾比小小的叹气声,递奶茶的瞬间,他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声。


“怎么了?艾比小姐,为什么要叹气呢?”


问完的安迷修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知道随意打探别人的事情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更何况自己和艾比并没有熟悉到可以互相分享烦心事的地步,充其量,是几次会面和两句交谈的交情罢了。一想到可能会被可爱的小姑娘讨厌,安迷修就有点后悔刚刚的出声。可能是今天的事情太过烦心,第一次见面就呛了安迷修的少女沮丧的趴在柜台上,小口嘬着苦瓜奶茶。也许是被苦到了,她的眉头稍稍皱了一下,让安迷修想起了后院那只小猫。店里的人陆续走的差不多了,再等就只剩下安迷修和艾比。安迷修伸手开了头顶的灯,橘黄色的暖灯光把小小的店填满,再顺手把一把椅子给少女搬过去。艾比闷声闷气的声音在被灯光挤得略显狭小的店里响起。


“我的数学没有考好,不想回家。”


安迷修都做好了要听什么旷世奇闻的打算,为什么他潜意识的会认为是旷世奇闻?大概是艾比太与众不同,太过让他记忆深刻罢了。结果只是少年人都会有的烦恼啊,他笑起来,被艾比狠狠瞪一眼之后收敛住笑容,把一杯温热的奶茶塞到艾比手里。


“艾比小姐不要苦恼了哦,不过只是没考好罢了,不可以不回家呀。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你补习!数学可以说是我的强项,对了,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关了店门的安迷修和艾比走在街上,一人一杯苦瓜奶茶。少女稍微前几步的身影突然顿住,转头之后是拧着眉头的一系列疑问。


“不对吧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为什么又送我奶茶啊,你是不是对我的美貌有什么想法?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我就被叫了这么多声,好吃亏啊……”


安迷修连连摆着手,被艾比连珠炮一般的问题堵得说不出话来,末了问题太多,只好捡了一个容易回答一些的问题出了声。


“安迷修,我叫安迷修。”


从奶茶店到艾比家原本只是十分钟的路程,生生被安迷修走成了二十分钟。看到老人会扶着过马路,看到流浪猫会停下给宠物之家发信息,这家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啊。走在前面一些的艾比也跟着安迷修走走停停,一走一停里脖子上的围巾到了小猫那里,兜里的零花钱成了流浪者面前一份热腾腾的快餐。就这么吵吵嚷嚷的走到艾比家楼下,安迷修突然一脸郑重的和艾比道别,然后严肃无比的教育艾比。


“艾比小姐,下次还是……还是要注意一些吧,万一我是什么坏人,说送你回家,说不定反而会让你陷入危险,你不可以这么轻信别人的。”


“呆子,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呆头。”


艾比扯了扯衣领,那里没了围巾的保护,冷风就逮了空子钻进了衣服里,也有些不习惯。她憋着笑反问一脸严肃的安迷修。


“那你是坏人吗?我能相信你吗?我们是朋友吗?”


她从来没有把安迷修归入坏人这一类,无论是因为他的奶茶,谨慎的道歉,还是对于一个并不是太相熟的人的关心,足以证明这个呆头呆脑的奶茶店小哥注定当不了什么坏蛋。倒是有点像她看过的一本书里面所描写的骑士,帮扶每一个需要援助的弱小,践行着自己心中不会磨灭的正义,连对别人的称谓,都是十六世纪所称呼的小姐。


“再见,呆头骑士。”
艾比站在楼梯口,摇手和安迷修轻快的道别,顺便把心里所想的一不小心露了馅。她赶忙缩了缩脖子转过身去,腾腾发热的脸颊已经出卖了她,在心里给人起称谓什么的,实在是有点难为情,更何况她一个不小心居然说了出来。


“再见,艾比小姐!”


呆头呆脑家伙的欢快回应在身后响起,融化了树梢枝丫的悄然降落的初雪,哎呀,凹凸市的第一场雪已经来了。


Pat.3
安迷修的补课计划提上了日程,艾比来奶茶店的频率变成了每日报道。被安迷修拿指节敲敲脑袋,对着乱七八糟一片茫然的数学习题集咬笔头,艰难写完最后的一道题之后手里的笔被安迷修替换成苦瓜奶茶,这种日子好像还不错哦。红发的少女照例把习题集交给安迷修这位补习老师检查,嘬一口苦瓜奶茶,帮助正在分心的安迷修招呼客人。打包着奶茶,学着安迷修的样子递给面前的面前的顾客,以微笑送别他们之后转头去询问下一个客人。
目光捕捉到一抹金色,少年带着百分之百暖心笑意的脸就这么毫无遮掩的撞进艾比的眼里。这,这大概是就是那种大家所说的初恋脸吧!艾比微红着脸,转身迅速弄好他的奶茶。金发的男孩儿和身边高个子的银发少年相谈甚欢,艾比的思绪飘到他们谈论的话题上,一个没留神就被滚烫的奶茶烫到了手背。


“啊!”


她甩甩手,安迷修急切的放下了习题册从后台钻出来。


“艾比!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红发的少女一边憋着通红的脸,一边把奶茶递给男孩。男孩笑了一下,留下了一张图案可爱的ok绷就和身边的少年走远了,艾比捏起ok绷,愣愣的看一眼他们的背影。可烫伤用ok绷可不行呀,安迷修捉了艾比的手过来,白皙手背上已经红了一大片。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用不能再轻柔的动作给艾比上药。可烫伤的创口只要轻轻触碰就会疼,加上药膏的刺激感,艾比皱着眉头倒吸一口凉气。


“知道疼了?知道疼的话,就不要一心二用了。”
安迷修埋头上药,第一次用这么严厉的口气来“训斥”艾比。小姑娘皱着眉头,想起了当时的一心二用,顺理成章的想起了那个暖意满分的笑容,突然向面前的人蹦出来没头没脑的一句。


“安迷修,既然你这么大了,肯定写过情书吧!所以,教我写情书吧!”


“哈?”


“疼疼疼!呆头安迷修!你为什么要突然用力啊!”


粉色的信纸上停留着笔尖,却没有留下一点墨水的痕迹。本来安迷修是要用一把利剑来斩断心里弯弯绕绕的各种心思的,却没想到一剑下去傻了眼,更加的心烦意乱。手机屏幕上停留的页面是情书大全,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手里的笔举起又放下。他不懂得如何拒绝,更是鬼使神差的在艾比那种名为期待的亮晶晶眼神之下,就轻易的答应。


“啊……当时为什么要答应她啊……”


一杯苦瓜奶茶,他嘬一口,脑子里就莫名其妙的飘起了红发少女的模样。嘬苦瓜奶茶的,对着习题咬笔头的,难过的,笑的。笔也就莫名其妙的提起来了,洋洋洒洒满满一页,还当真是有感而发啊。
他笑自己,可能,是恋爱了。不过这场恋爱看起来好像,很不靠谱。不过护送着公主找到王子殿下,是一个骑士的使命。哪怕是,这个骑士动心了。


第二天的艾比就拿到了安迷修爆肝整晚的情书,少女垂头丧气的往椅子上一座,捧着脸颊向安迷修诉苦。


“金,金呀。”
她辗转了很多个班级才打听到的名字,当然也能打听到不少事情。


“他有恋爱对象了哦,初恋破裂的这么彻底,真是好不甘心呀。”
安迷修突然笑了,塞一杯苦瓜奶茶给少女。艾比小姐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去破坏别人幸福的人,就算有时候有点小任性。他在柜台里忙碌中抬眼看一眼正在扯着自己老弟脸颊的小姑娘,稍稍心疼一下埃米小朋友吧。
哎呀,他什么时候也有一心二用这个坏习惯了呢?


Pat4.
安迷修完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打架,还打的这么凶。身后是扶着埃米的艾比,身前是街角的小混混。关于姐弟俩怎么碰上这种人,他不太了解,反正当艾比稍微发颤的声音出现在听筒里的时候,他跑过来的速度几乎媲美上冲刺。张开手臂把姐弟俩护在身后,安迷修冷静的斥责着面前的一群小混混。


“对于小孩子,还是小姑娘出手算什么本事?”
3Vn的局面看起来有点可笑,就算安迷修他练过几年跆拳道,也不是超人能以一敌百啊。可这种架势,这一架无法避免,特别是目光触及艾比手臂上的淤青,他的理智都几乎快崩断。自己连语气都不敢说重一点的小姑娘,哪容的下这些社会垃圾欺负。
于是暮光间的艾比,左馋一个埃米,右扶一个安迷修,艰难的走在路上。她把安迷修送到奶茶店,气急败坏的教训他。


“你这呆瓜!以为自己就那么厉害吗!能以一敌百的话,你还在奶茶店当什么奶茶小哥,直接去拯救世界就好了!”


安迷修挠了挠头发,准备用一个玩笑来搪塞过去。却惊诧的发现艾比眼角一点点盈光,眼泪吗?他立马慌了神,半蹲下来和少女的目光持平。


“艾比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哪里痛吗?”
明明脸上有明显伤痕的他看起来比艾比餐多了,小姑娘憋不住,眼泪直接流下来,扯着嗓子狠狠叫了一声。


“你就是个呆瓜吧!”


Pat.5
艾比这天再下学习惯性的去了奶茶店,进门先和安迷修打招呼,却猛然发现站在柜台里的不是安迷修,而是另一个陌生面孔。她愣了好几秒,初见时他说的“朋友的店”“才来帮忙没几天”就争先钻入脑海里。站在柜台里的新小哥礼貌的微笑着问了她好几次要什么,她顿了顿,要一杯苦瓜奶茶。


“抱歉,没有苦瓜奶茶哦,只有星期三才会供应苦瓜奶茶。”


新的店员笑着解释道,艾比低头看了一眼,才星期二呀。估计也只有安迷修那个呆瓜,才会每天把苦瓜奶茶拿出来售卖吧。


“安迷修会不会回来了?”
她趴在柜台上,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得到的回答是新店员一脸的茫然,她笑了笑,很礼貌的道了谢,走出了店。没了安迷修这呆瓜……还真是不适应啊。艾比踱步在回家的路上,十分钟的路程她故意走成二十分钟,老人有儿女扶着过马路;流浪者找到了工作,就在路边的便利店里;小猫也不见了,这个坏家伙带着艾比的围巾一起逃走了。


艾比在便利店买了一杯热豆浆,靠在栏杆上打开,看着不远处的小猫滚了一地,一口一口嘬。她不是特别喜欢豆浆这种甜甜的东西,相比之下她更喜欢苦瓜奶茶,可她觉得现在就是想喝一点甜甜的东西。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留下,这下可真的是彻底失联了。
当真正的喜欢来袭时,是无法避免的,更无法做到毫无察觉。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就和数学题一样让人费解。明明,明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坦白自己这一份少女的心意,他怎么就突然失踪了。
艾比慢吞吞嘬完最后一口豆浆,准备回家,却被斜处横出的一只手拦住。一杯苦瓜奶茶和一条新围巾在眼皮子底下。她心下颤动剧烈,却偏偏在脸上强撑出一副傲娇的表情。


“不知道这位美丽迷人的小姐,有没有一点点的想在下呢?”


安迷修思来想去好久,还是决定要表白。原来的种种顾虑都被他丢在脑后,只因为室友雷狮说如果不趁早把小姑娘珍藏在自己心里,指不定要跑到哪儿去。他盯着艾比,艾比也盯着他。


“呆瓜!”


围巾两个人一起围,因为身高差的原因使得安迷修不得不辛苦的弯下腰,可这种微妙的角度在路人的视角看起来倒像是接吻。苦瓜奶茶的味道充斥满整个口腔,喜欢,喜欢,果然是喜欢呀。
艾比余光瞥到了便利店栅栏里伸出的小花,春天来了啊。


“呆瓜安迷修,我长大了哦。”


她这么在心里说。

评论

热度(117)

  1. 顾淤斋_Angelica大福要红豆馅 转载了此文字
    妈耶好棒!!!感动到哭泣